文章列表

  • 这个中秋,和一干人等又一次去了北戴河。我原本打算蛰伏着,看看书,睡睡觉,休息休息的。

    去的路上,车很破,人很多,我很困。半梦半醒间,读了赫拉巴尔的《过于喧嚣的孤独》。有动容之处,但并没有特别地震动。也许还是我对于书没有那么热爱吧。

    我早到一个小时,等大部队会合后,一拨人去买螃蟹,一拨人到了海边。海边人很多,和清风母子坐在船上,随流飘荡,任意西东。很舒服。

    晚上吃了N多的螃蟹、皮皮虾。遗憾的是,胃口有限,终究剩了一些。其时已见一轮明月,...
  • 2008-09-109月购书单

    1:到黑夜想你没办法,曹乃谦。

          仿佛不如他的短篇呢。不过只是翻了翻,还没看。

    2:河畔小城,过于喧嚣的孤独,赫拉巴尔。

         捷克的老头,好几位爱书的朋友都极爱他。我准备瞅瞅。

    3:南非之南,恺蒂

          这也是早就想看的了...
  • 2008-09-03又开始工作了

    其实早就回来了。不过开始是带妹妹四处逛,大概有十来天吧。虽非天天如此,但总是定不下心来。等妹妹走了,不免又觉孤单。

    再加上忙。完全没有写东西的欲望。

    过几天吧,会把在家里拍的照片贴几张上来。然后呢,慢慢恢复写。希望如此。不过也难说。

  • 2008-07-06晚霞

    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
    阴雨了几天,今日终于是金光灿灿的晴天了。傍晚时分,偶尔见窗外一轮红日,正缓缓沉入烟霭之中。旁边的云彩浅浅的绯色、蓝色及灰色交织,分外绚丽。

    在窗前,悄然而立。蓦然觉得孤独。这个城市,竟是无处可去,无人可谈。因此,更加思念往昔。只不知道,也有人会思念我吗?
  • 又要回家了,带什么书回去呢?

    邓云乡的一本?

    我的名字叫红?

    新学苦旅?

  • 拜托啦。我其实希望那书店里这些书越少越好……

    第九个寡妇,小姨多鹤,严歌苓
    诗经名物新证,扬之水,天津古籍
    南非之南,恺蒂
    到黑夜想你没办法,曹乃谦或者他的其他书,但版本要你看着顺眼的
    河畔小城,赫拉巴尔
    文化古城旧事,宣南秉烛谭,云乡琐忆,云乡漫录,清代八股文,诗词自话,邓云乡,这些里面任何一本都行,只要品相不错。他的这套书,其他的我都有了。
    文物小讲,许进雄
    纽约三部曲,保罗&...
  • 2008-06-29没心没肺

    周末两天没有出门。干活,在网上闲逛。看书。很习惯这份安静。

    中午做了胡萝卜黄瓜炒鸡蛋,很好吃,吃多了。现在都不饿。把西红柿当成水果,全部吃光了。前几天没菜,在外面吃,真是好难吃。其实我做菜并不讲究,差不多就可。咸了加水,淡了加盐,而已。

    看完了《鲵鱼之乱》。还是很好看。恰佩克披着科幻小说的外纱,用鲵鱼几乎是预言了二战后来发生的事。

    在群里聊到订阅人数是30万,会是什么样子。我说30万那阵,说不定我们都分道扬镳了。他们说,用不着到30万...
  • 去年吧,写了两三篇关于当代作家的小文,就中断了。现在想继续拾起。今天说张洁。
  • 2008-06-25回来了

    又回到这个城市了,很累。毕竟背了那么沉的一个包。

    回来做饭、洗澡、整电脑、收拾东西、洗衣服、打扫卫生,一直忙到现在。

    然后,坐在床上,抱着笔记本写东西,整理资料,看帖子。真好。

  • 2008-06-22书单

    恩,这次除了买鞋,买本本,都买书了。
  • 2008-06-182008-06-18

    这两天不大舒服,却还得站那么几个小时。即使如此,还是看完了刑侦档案的第一部。原本只是吃饭时瞅瞅,没想到这么好看,竟是放不下。看完了,心里还怪难受的。真是自虐。

    这两天没怎么看书。只偶尔翻翻朋友的小说。饭也就随便做做。有天很早出去,发现草丛里一片碗口那么大的牵牛花,有蓝的,紫的,漂亮地牵动心灵。

    可我养的玻璃海棠也许是因为换盆,花都掉了,叶子也烂了。

  • 这几日,闲时看《西游记漫话》和《巴巴爸爸》。《西游记漫话》是林庚老先生的作品。老先生以七十高龄,尤自对西游记念念不忘,在助手的帮助下,写成此书。这本书先是批驳了那些认为书的原型来源于农民起义的观点。之后,提出西游记受市民生活及童心说的影响。我以为,这本书的渐入佳境的。开始,觉着不过如此,还曾想过干脆不看了。但读到市民文学这里,老先生拿孙悟空拜师学艺、大闹天宫、取经遇险等与《拍案惊奇》里的情节相比较,就开始觉着有点意思了。到后来,进一步分析明朝的社会情况,议论李贽的童心说,并提出西游记实际上是一个童话...
  • 2008-06-10端午

    这个假期,因为欠费,网络完全停掉。于是第一天看了一天的书。第二天去别人家。带回来两盆三种花。一种叫摸摸(脉脉?)香,摸一摸叶子,手确实有香味。一种落叶生根,叶子边缘长一圈小叶子,过段时间,掉到土上,就是新的一棵。看人家这种繁殖方式,多省事。还有一种居说叫死不了。不过我们那里叫吊兰。肉质的叶子,开紫花,花瓣线状。这花我家里有,生命力强,也好看。

    第三天就赶集了。发现蔬菜水果基本上比超市要便宜一半。我在家都不喜欢赶集的,这里倒觉着蛮有意思的。

    跟同事聊天,聊了...
  • 2008-04-25显摆

    干完枣读的活,临睡前显摆下刚收到的订书:

    园圃之乐,黑塞,人文

    :看这书,老想起种菜,等有空写下。

    重游缅湖,这就是纽约,EB怀特,上译

    :这两本书是怀特的散文集,早就想买了。

    诗经别裁

    :非常好的书,以前的送人了,又买了本。

    小马和小熊

    :绘本,德国人画的,挺漂亮的。给小外甥买的。但愿他别撕了:(

    雅诺...
  • 从昨天开始,雨一直下了两天。不紧不慢的,站在窗台前,看看下面打伞的行人,不禁想起这句诗来,虽然不算应景,也不算应心情。首先,这雨看不出丝来,太黏糊了,太湿淋淋了。再说,自己也不再是那个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女孩了,这样的天气,只是让人无端感到有些压抑而已。

    这几天,一直很忙。顾不上枣读,顾不上看书,写博客。总觉着有很多事要干。好容易忙的差不多了,想看会子书,结果躺着眼皮就打架。这边的作息与北京完全不同,我都是十一点睡觉,最晚十二点,早上7点就起床。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啊。
    ...
如果您觉得本博客不错,请收藏或订阅本站Feed,以获取最新资讯